儿子夜店半裸狂欢得新冠,父亲甩锅怨别人,街头被写标语诅咒:去死吧!

2020-06-28 09:43:22 来源: 网易体育专稿

一项被寄予厚望的网球表演赛,最后却变成了病毒的“狂欢”,由于缺乏必要的防疫措施,最终男单世界排名第一足球视频科维奇在内的5位网坛高手、伊万尼塞维奇等3位教练以及德约妻子纷纷“中招”,也给职业网坛的复赛增加了不确定性。

德约科维奇在社交媒体长文致歉德约科维奇在社交媒体长文致歉

与基本上可以将风险管控在各国国内的足球和篮球联赛相比,网球这个国际化程度极高的项目,球员来自世界各地,参加巡回赛需要穿梭在各国之间,防疫工作存在很大难度。

举办比赛时,如果对存在的隐患视而不见,那么这次“亚得里亚巡回赛”已经证明了结果会有多么惨痛。值得庆幸的是,现在距离8月ATP和WTA巡回赛重启还有足够的时间,此时出现这份“反面教材”也许并非纯属坏事。

亚得里亚巡回赛时大合影贝尔格莱德赛时大合影

包括这次组织工作不完善的表演赛在内,德约科维奇近期的一系列言行惹出不少争议,尤其是作为当今男子网坛第一人,对新冠病毒的危害性没有足够的认识,最后连自己也成为感染者,损害到网球运动的形象,他是否会因此丢掉ATP球员工会主席的职位?

一项表演赛暴露的问题

这次因为在亚得里亚海沿岸国家举办,被命名为亚得里亚巡回赛(Adria Tour)的表演赛性质赛事,原本的行程安排是,第一站: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第二站:克罗地亚扎达尔,第三站:黑山(举办城市待定),第四站:波黑巴尼亚卢卡,第五站:波黑萨拉热窝,结果连第二站都没打完就戛然而止。

在扎达尔站开始之前,黑山站已经因为该国暂时不允许塞尔维亚公民入境而取消,可见在这个特殊时期,举办这样的跨国性赛事有多么困难。

城内悬挂的赛事宣传海报扎达尔城内悬挂的赛事宣传海报

拥有7.5万人口,克罗地亚最古老的城市扎达尔(Zadar),在体育领域本来是一座“篮球之城”,它也是足球明星卢卡·莫德里奇的家乡,但是现在扎达尔正在努力打造网球这张新名片。

当德约科维奇通过自己的教练,克罗地亚传奇球星伊万尼塞维奇,向克罗地亚网协征询办赛地点的时候,得到的推荐是刚刚落成一座新网球中心的扎达尔,伊万尼塞维奇则被任命为扎达尔站赛事总监。

在本站赛事开打之前两个多星期,赛事总监伊万尼塞维奇勾勒出了这样一幅美好的蓝图:

“这是一个向全世界展示美丽的扎达尔和克罗地亚的机会,作为一个‘没有冠状病毒’(corona-free)的国家,我们希望能吸引游客。我毫不怀疑本站比赛的组织工作会很出色,我们的所有客人,和来自其他国家的网球选手都会非常开心”。

伊万尼塞维奇与德约科维奇伊万尼塞维奇与德约科维奇

3月中下旬,疫情刚刚在欧洲全面爆发的时候,克罗地亚首都萨格勒布附近又发生了一场5.3级地震,但是该国政府通过执行强有力的防疫隔离措施,在最短的时间内控制住疫情,度过了危机。

从5月23日到6月9日,克罗地亚每日报告新增确诊病例不超过1例,如果说那里当时已经是一个“没有冠状病毒”的国家并不为过。

但是重新打开国门恢复旅游业,克罗地亚人显然低估了潜在风险,伊万尼塞维奇作为德约科维奇的教练,能抽出多少时间花在扎达尔站的组织工作上也是个疑问。

迪米特洛夫宣布自己新冠检测阳性迪米特洛夫宣布自己新冠检测阳性

组织工作的松懈大意,让扎达尔以和预期截然相反的方式登上了热搜榜,一同上榜的还有这波群体感染中最早确诊的迪米特洛夫。

6月21日,迪米特洛夫在和丘里奇交手时已经明显身体虚弱,出于谨慎,赛后他只是简单地和对手碰了碰拳头,也没有跟主裁判握手,而当天晚上,丘里奇又按计划和德约科维奇进行了比赛。

如果说丘里奇和德约科维奇还属于无症状感染者,那么已经出现症状的迪米特洛夫,依然没有引起赛事组织者的足够重视,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德约的父亲将群体感染的责任推给迪米特洛夫德约的父亲将群体感染的责任推给迪米特洛夫

德约科维奇的父亲在接受克罗地亚媒体采访时,将这次群体感染的源头,归咎于带病参赛的迪米特洛夫。

但是迪米特洛夫的经纪人迅速做出回应,按他所说,迪米特洛夫在6月10日抵达贝尔格莱德之前,已经进行了长达3个月的自我隔离,在从保加利亚前往塞尔维亚,再来到克罗地亚的过程中,他严格遵守每个国家的防疫规定,但是没有任何人要求他在这个过程中接受核酸检测。

如果迪米特洛夫能够更早地接受检测,我们大概就能搞清楚,他究竟是在什么时间和地点受到了感染,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整个事件已经变成了互相扯皮的“糊涂账”。

德约与小兹维一起在赛前参加活动德约与小兹维一起在赛前参加活动时,所有人毫无防护措施

至于迪米特洛夫为什么在感觉身体不适的情况下,还要坚持参加对阵丘里奇的比赛,他的经纪人给出的理由更让人无语:“网球运动员经常身体不舒服,但还是尽量参赛,我们当时谁都没往(新冠病毒)这个方面去想”。与这次事件本身相比,网坛普遍存在的这种“小病不当病”的思维模式,也许才是更大的隐患。

德约下?谁能上?

德约科维奇率领的这队人马,如果只是规规矩矩地打了两站表演赛,那么即使发生了群体感染,他们受到的质疑可能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多。毕竟无论在贝尔格莱德还是扎达尔,组织这样的大型活动,都要得到当地卫生部门乃至政府机构的许可,允许观众入场需要上级机关最终拍板,将所有责任都归咎于赛事组织者和球员并不公平。

但是,6月12日,球员们在贝尔格莱德踢了一场足球比赛,当德约科维奇助攻迪米特洛夫打入致胜一球之后,德约科维奇兴奋地将球衣拉过头顶,因此被当值女裁判出示黄牌,打抱不平的迪米特洛夫也脱掉球衣,主动申请一张黄牌。

威少战报 (来源:网易体育)

6月19日,除了提前离开的蒂姆之外,“亚得里亚队”原班人马转战扎达尔,与新加入的丘里奇和西里奇一起,跟当地的职业球队混编打了一场篮球赛。

在这两场比赛之间,6月16日,球员们还前往贝尔格莱德一家夜店蹦迪,舞到兴起,几个小伙子干脆脱掉上衣宣泄激情,带来了巨大的感染风险。

北京体育节目表 (来源:网易体育)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6月15日在贝尔格莱德站夺冠的蒂姆,因为需要参加另一站表演赛率先离队,随后他在10天里接受5次核酸检测均呈阴性。所以我们更有理由怀疑,6月16日的那场夜店狂欢,才是这次群体感染的源头。

33岁的德约科维奇作为这批球员中的老大哥,贝尔格莱德站东道主,ATP球员工会主席,在这样的特殊时期,率领一帮弟兄做出如此鲁莽的举动,最后发生群体感染,不怪你,还能怪谁?

当“亚得里亚巡回赛”以悲惨的方式收场之后,要求德约科维奇从ATP球员工会引咎辞职的声音不少,但是最尖锐的批评主要来自媒体记者,而在公开发声的ATP球员中,虽然不乏对德约科维奇的质疑,却无人“觊觎”他的球员工会主席位置,想必球员们都很清楚,这是个费力不讨好的职位,没有多少人有能力胜任。

德约一家合影(左起:德约母亲、兄弟、父亲、妻子)德约一家在贝尔格莱德赛时合影(左起:德约的母亲、兄弟、父亲、妻子)

过去15年,“三巨头”垄断了绝大部分大满贯男单冠军,所以在现役ATP球员里,想找出一位说话分量足够,能代表球员们争取更多利益的领头人,选择范围其实很窄。

像曾经长期担任ATP球员工会主席的费德勒一样,德约科维奇也很有语言天赋,除了母语塞尔维亚语之外,他还能说英语、法语、德语和意大利语,相比连英语都差强人意的纳达尔,明显更适合担任这个需要经常发表意见,和其他球员进行沟通的职务。

在德约科维奇担任ATP球员工会主席的这几年里,大满贯赛事奖金快速增长,尤其是前几轮和资格赛奖金涨幅更大,这和他不断地替低排名球员发声密不可分。

举个例子,在德约科维奇刚开始担任ATP球员工会主席的2016年,美网单打首轮和单打资格赛最后一轮奖金,分别是4.3万美元和1.6万美元,去年这两个数字已经达到5.8万美元和3.2万美元,涨幅分别达到34%和100%,而这3年间,美网冠军奖金只是从350万美元增加到385万美元,涨幅只有10%。

曾经踌躇满志的德主席曾经踌躇满志的德主席

事实上,据德约科维奇透露,他的团队早就劝他放弃球员工会主席的职务,把更多精力放在训练和比赛中。这次组织“亚得里亚巡回赛”捅出篓子之后,德约科维奇的教练伊万尼塞维奇再次表示,不希望德约科维奇连任球员工会主席,因为“他在这个位置上做什么都是错的,来自全世界的批评耗费了他太多精力”。

如果有一天德约科维奇对球员工会撒手不管,从声望和号召力来说,费德勒重新担任主席将是众望所归。但是已经因伤提前结束本赛季的瑞士天王,到今年8月就要年满39岁,有4个孩子需要陪伴,还要打理凝结着自己心血的拉沃尔杯,如果再要为球员工会投入大量时间,也许实在勉为其难。

网坛复赛,不能各自为战

如果ATP球员工会主席位置之争有可能杀出“黑马”,那么诺亚·鲁宾(Noah Rubin)无疑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名字。作为2014年温网青少年组男单冠军,现年24岁的鲁宾职业生涯不算成功,目前世界排名仅列第225位,但是因为发起创办“球拍背后”(Behind The Racquet)的活动,给很多普通球员提供在社交媒体上讲述自己故事的机会,他被法国《队报》评为当今网坛最具影响力的20大人物之一,除了男单“四巨头”和小威之外,鲁宾是唯一上榜的现役球员。

诺亚·鲁宾发起的“球拍背后”活动诺亚·鲁宾发起的“球拍背后”活动

对于德约科维奇最近的一系列举动,鲁宾是批评最激烈的球员之一,和基本只会冷嘲热讽的克耶高斯不同,在维克森林大学进修过1年的鲁宾,提出的观点更深刻、更具思想性,“诺瓦克(德约科维奇)是几百万人的榜样,但他没有时间参加与其他球员、ATP和美国网协的视频连线,却在做一些可能伤害很多人的事情(踢足球、打篮球、夜店蹦迪)。如果ATP不对这些行为进行谴责,那就再一次证明这个机构只是为球星服务的,1%的球员做出了会影响所有人的决定,却不愿意花1秒钟问问,这样做是否会伤害其他人”。

克罗地亚城市中心墙上写咒骂标语,希望德约死于新冠病毒克罗地亚城市街道墙上写着咒骂标语:希望德约死于新冠病毒

ATP并没有对此事保持沉默,今年走马上任的ATP新任执行主席高登兹对“亚得里亚巡回赛”的评价是“这就像一群小孩在学习如何骑自行车,你告诉他们要戴上头盔,他们偏不听,直到这次摔了跟头,下次才知道要戴头盔”。

与他的前任,巡回赛总监出身的英国人科莫德不同,职业生涯单打世界排名达到过第18位的意大利人高登兹,被认为是得到德约科维奇力挺,更能代表球员利益的人选,连他都不得不站出来认错,可见这次事件的影响有多大。

德约在与人群亲密接触德约在亚得里亚赛场外与大量人群亲密接触

如果网球巡回赛马上就要重启,那么这次群体感染事件,恐怕就会造成致命的打击。幸好ATP巡回赛预计8月17日才会在华盛顿站重启,在那之前还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准备,加强防疫措施,同时重塑网球运动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

即使在一战和二战期间,另外三大满贯都停办了几年,美网也是一届不落地坚持办赛,以这项赛事如此顽强的生命力,我们应该不用怀疑它今年是否有可能举办。

目前已经复赛的高尔夫球美巡赛,在数名球员和球童新冠病毒检测阳性的情况下,采取的措施只是被感染的球员,以及成为密切接触者的球员退赛,并没有中断比赛,这或许会成为ATP和WTA巡回赛重启之后参考的范本。

在最近举行的多项网球表演赛中,如果赛事组织者和球员能严格遵守防疫规定,空场办赛,避免直接的身体接触,那么基本上不会有太大问题。但如果不同的赛事各自为战,不遵循统一的防疫标准,而ATP和WTA又无法插手那些不在他们管辖范围内的赛事组织工作,就可能产生难以管控的风险。

毫无隔离措施的亚得里亚赛也给其他网球赛事敲响了警钟毫无隔离措施的亚得里亚赛也给其他网球赛事敲响了警钟

这两个星期,将在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班举行澳大利亚国内职业巡回赛,将遵循最严格的防疫标准;而7月初在美国亚特兰大举行的一项团体对抗赛,组织者准备允许不超过450名观众入场,这个数字约占该项赛事看台总容量的30%。

7月7日-11日,由蒂姆参与筹办的一项表演赛将在奥地利举行,赛事组织者准备允许500名观众入场,之前被感染的迪米特洛夫和丘里奇如果在隔离两周之后,核酸检测结果转阴,他们也将被邀请参赛。

控制入场观众人数,听起来是个不错的构想,但能否严格执行需要打上问号。

亚得里亚巡回赛贝尔格莱德站,最初赛事组织者也只准备发售1000张门票,让观众在看台上保持社交距离,但第一批1000张门票几分钟就在网上被抢购一空,架不住球迷的热情,组织者又放出1000张门票,到比赛当天,可以容纳4000多人的看台完全坐满,根本没有社交距离可言。

其它不准备空场举办的赛事,最后命运如何,不能只看赛事组织者现在怎么说,关键是他们实际上会怎么做!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专稿 作者:逐月天涯  责任编辑:曹立峤_NS1806

柠檬直播网 足球直播 足球比分直播 球探体育APP 直播吧 NBA季后赛直播 NBA总决赛 NBA视频直播 JRS直播 汤普森